丝瓜视频无限看

   等了一会儿,耳边的声音消失,木芪刚放下手,又有声音出现了。

   我知道了,这好像是那个备案员……木芪的意识空间。】

   zz在混沌的意识空间中探索着,一把拉住uu,她好像能听见我们的声音。】

   uu惊奇道:只有宿主才能听到啊,为什么她能?】

   而且它们这一传送,还传送到了她的意识空间中。

   疑问充斥脑海,zz和uu还没镇定下来,便听木芪在脑内问道:“们是谁?”

   zz回道:我们是绫清玄和希羽的精神兽,因为被坏人抓走了,联系不上她们。】

   uu点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的意识中,对不起。】

   “……没事。”虽然对事情经过不了解,但木芪知道他们遇到危险了,还好,他们逃到了自己这里。

   “们知道这边的牢笼怎么打开吗?”木芪挪到铁门口。

   zz摸着下巴道:需要钥匙,们这的看守呢?】

   uu想起希羽的办法,说道:可以装病,他们会带出去,然后趁机干掉他们。】

   可爱甜美的青葱少女

   木芪有些尴尬,“我们这边没有看守的。”

   所以钥匙也不在附近。

   对了!试试这个办法吧。】

   听了zz的想法后,木芪有些为难,“我真的可以吗?”

   她当了备案员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成功召唤出精神兽过。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加油,可以哒!】uu举着两朵小花给她加油。

   木芪深呼口气,站在铁栏边伸出手。

   精神力如一小簇火花在她手上凝聚,但很快却消散掉了。

   她重新尝试起来。

   要召唤,将它们两个重新以精神兽的状态召唤出来,就能够让它们去找绫清玄和希羽了。

   “啊——备案员,我们感应到了!”

   几个向导激动起来,赶紧将自己感应到的告诉木芪。

   木芪转身看向她们,“感应到了什……呃!”

   向导们的表情变得惊恐,齐齐缩成一团。

   木芪感觉到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她扭头看去。

   “真可惜,们合在一起的精神力,感应的只有我而已。”

   男人轻蔑的声音传来,木芪也看见了他。

   百分之七十!

   精神契合的连接很快出现,木芪的心脏也开始狂跳。

   “是谁?”

   他就是那个大坏蛋。】uu在意识空间说道。

   zz赶紧拦住她,嘘,uu,别被他发现了。】

   男人闭了闭眼,将木芪松开。

   她往后缩了半分,却又忍不住去看他。

   那种天生基因上的吸引,让她移不开眼。

   男人斜睨着她,眉眼微蹙,“是什么?”

   心脏的频率居然跟这个女人同步了,男人心口发闷,目光不耐。

   木芪微喘着气,刚刚冲击而来的恐惧感在慢慢消散。

   “我、我是的向……”

   话音未落,木芪被男人衣袍下的触足掐住咽喉。

   男人那双眸子空洞无光,他问道:“那两个系统在哪?”

   随着精神力的痕迹,他找到了这,他唯一一个关掉监控屏幕的地方。

   那两个小东西很可能溜到这来。

   虽说不太可能,但zz毕竟跟了大人那么久,说不定能做到。

   “什——什么系统?”木芪不明所以,但大致知道他在找zz他们。

   木芪捏着那触足,抿唇用精神力攻击,却跟棉花般轻触在上,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的脸变红,整个人被往上提。

   既然不知道,就没有用了。

   大人已经在基地内部,其实这些向导也不用再留,届时,将她们全都丢给虫王就行。

   通过触足,男人感受到木芪的呼吸和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

   同时,他全身的血液加速,让他面部也变红。

   木芪的难受,也反应到了他身上。

   就在木芪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触足松开,她整个人被摔在地上。

   “咳!咳咳!嗬……”

   女人抿唇,眉头紧蹙,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等了十几年的契合向导,竟然是这般坏的人。

   心口发闷,木芪不想承认。

   还未缓过气,她却看见男人将触足伸到旁边害怕着的向导身上。

   男人阴森的声音响起。

   “若不回答,我便将她们杀光。”

   只有接触到她的时候才有奇怪感应,她身上肯定有着什么。

   眼见着男人将其他向导拎起,木芪瞳孔骤缩。

   “不要——!”

   ……

   “黄中校!”

   季幻带进来的哨兵和付覃这边的向导们总算汇合在了一起。

   哨兵和向导紧拥在一起。

   他们这次进行的任务十分艰辛,直捣虫族基地,是从来没有过的。

   “付中校,辛苦了。”黄中校话音刚落,怀里绑着的孩子就开始咿呀叫。

   他和自己的向导松开了些,“不好意思,压到了吧。”

   黄中校称赞道:“这孩子是季上校让我们帮忙照顾的,没想到他真的很厉害。”

   在汇合的途中,他们有好几次就要跟虫族撞上了,多亏了这孩子的提醒,才能避开。

   “咿呀~”孩子朝付覃伸着手。

   黄中校笑道:“看来他也很喜欢付中校啊。”

   汇合之后,其他人都很开心,但也同时从黄中校这里了解到,回来的向导人数不对,应该还有向导还在基地中。

   付覃提议道:“如此,先将向导送回去部分,剩下的我们继续找。”

   黄中校也同意这点,他护送这批向导率先离开基地,但怀里的孩子一直朝付覃伸手。

   “呀呀呀~呀!”

   黄中校知道他有特殊能力,便提议让付覃带着他。

   “里面还有许多未知的危险,他跟着我,会很危险。”

   “咿呀呀!”

   黄中校干脆的放在了付覃手上,“他说不危险呢,相信这孩子吧,也许他是这场战争的福星。”

   付覃看着那奶娃娃的模样,只好系在了自己身上。

   “这可怜的小东西,是不是饿了?”

   “他这布料暖和吗?会不会冷呀。”

   “付中校才刚刚精神结合,应该不怎么会带孩子吧,有点担忧……”

   不想,付覃才刚系好,就被向导们围攻了。他嘴角微抽,抱着孩子转身,“谁说我不会带了,我以后还要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