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富二代app

♂? ,,

清雅拉着倾蓝一路回了套房的卧室里。

门一关,她面色严肃地望着一脸心如死灰的倾蓝,认真道:“Sky!”

倾蓝一动不动,宛若行尸走肉。

望着眼前美丽的人儿,他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寒冷、绝望来形容。

因为那种心情很复杂,很难解释。

他多希望今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颤声呢喃着:“雅雅,为什么我想要跟过的、好像别的夫妻一样那么幸福,却这么难?”

“假的!”清雅一把揪过他的衣领:“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父皇一早就后悔将凌云国际给了!

他还后悔跟我结婚,后悔给予我、北月的所有的帮助!

他要收回,他一心想要收回!

今天的事情漏洞百出,他那么聪明的老狐狸会看不穿吗?

日系小清新向日葵

他为什么顺杆下?

因为他正缺没有收回这些帮助的借口、正缺一个光明正大处罚、收回凌云国际的理由!

所以即便是他也发现了问题,他也愿意视而不见!

反之,我的问题他就会放大,就会紧抓着不放,就会立即制裁我!”

她放开倾蓝的衣领,一把将他抱住:“Sky!

我知道他是的亲人,更相信他,但是我也是妻子,是儿子的母亲!

能不能也对我公平一点?

难道今晚的事情真的就没有漏洞?

理科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能推理一下?

为什么不能站出来争取原本就应该属于我们的利益!”

清雅的声音太大、太激动,以至于床上的嘟嘟吓坏了,拥着被子哭起来:“呜哇~!”

倾蓝像是回了神。

迅速推开清雅走到床边去抱住嘟嘟:“嘟嘟乖,不哭,不怕,爹地在。”

嘟嘟吓得不轻,也觉得不对劲,哽咽着:“呜呜~们到底是怎么了?今天到底怎么了?

呜呜~呜呜~

大哥也过来找我,把我叫醒,们都不让我睡觉,都吓我,呜呜~”

倾蓝蹙了下眉头。

他跟清雅临走前,嘟嘟明明睡得很熟,不可能有事。

而且他们走后,大哥过来找嘟嘟,大哥,是迩迩?

倾蓝诧异地看着儿子:“嘟嘟乖,说是梦见迩迩过来找,还是真的看见迩迩过来找?”

清雅也瞬间亮起了眸子。

她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又觉得倾羽雪豪不在,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

却忽略了两个孩子:圣宁、迩迩!

嘟嘟红着双眼,整个人缩在倾蓝温暖的怀中:“大哥过来问我,晚上妈咪给我讲了什么故事。

我告诉大哥,妈咪给我讲的是《爱丽丝梦游仙境》。

然后,大哥就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好害怕。

我就闭着眼睛,将自己都缩在被子里,不知不觉睡着了,又被跟妈咪吵醒了。”

嘟嘟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只是说出自己两次被吵醒的经过。

可是,清雅却是捂着心口,眼泪簌簌落下来。

她冲上前一把捧起嘟嘟的小脸,在嘟嘟脸上亲了好几下,哑声哭了:“嘟嘟啊~嘟嘟啊,只有,只有才会说真话!

只有啊,只有才会说真话啊!”

倾蓝整个人坐在床边,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勋灿不会撒谎。

但是嘟嘟就会撒谎了吗?

嘟嘟根本不知道书房发生的事情,却说出了今晚的关键问题,还是迩迩过来问的!

倾蓝还记得勋灿晚上回答这个问题,一开始是沉默的。

拖了很长的时间,很长很长的时间,大家都在哄着勋灿,清雅也义愤填膺,勋灿却忽而打断了清雅的话,说出来答案。

倾蓝脑海中一阵风起云涌。

倾慕啊!他的弟弟啊,那个屡屡帮助他、为了他抄点奉献出生命的弟弟啊!

清雅的身子一点点滑倒在床边,最后无力地坐在地板上:“如果没有嘟嘟,世界还有谁能信我?还有谁能帮我说话?

为什么们所有人都要欺负我、联合起来欺负我!

呜呜~们根本没有将我当成们的家人,根本没有啊!

如果不是嘟嘟,如果没有嘟嘟,谁还能证明我的清白,我又要如何证明,我拿什么来证明啊!”

她想起什么,握住嘟嘟的小手:“就是妈咪的小天使,就是妈咪的小天使啊!”

倾蓝深呼吸,拉着清雅起身,将嘟嘟放在她怀中:“好好休息,带着嘟嘟先睡。

我去找父皇跟倾慕。”

嘟嘟望着流泪的清雅,伸出小手帮着她将泪水擦干净。

他软糯地道:“妈咪不哭,嘟嘟会保护妈咪的。”

倾蓝听见这句话,身子一怔。

倾容在想想出事之后,挺身而出护着自己的妻子。

倾慕不论大事小事任何事,只要关乎贝拉,总能第一时间站出来支持、保护贝拉。

他呢?

过去是他不够强大,让她看不见希望,如今难道还要重蹈覆辙?

倾蓝也不是盲目笃定的人,他不是去找凌冽跟倾慕讨个说法的,他只是去弄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

他不想过的如此稀里糊涂的,更不愿相信再次拥有他的清雅,会如此不珍惜失而复得的感情跟来之不易的婚姻。

倾蓝伸出手,去开门。

清雅忽而放下嘟嘟冲过去,一把将他从身后抱住:“Sky!”

倾蓝握着她的手:“乖,我肯定要问清楚的。

迩迩过来问的问题,问的时间,刚好就是我们在书房的时候。

我身为的丈夫,不能看着平白无故被冤枉。

而我身为他们的孩子、兄长,也相信他们不会平白无故地这么对待我们一家。

不论如何,迩迩帮着勋灿作弊是事实,别的暂且不谈,让孩子撒谎就是不对。

这件事情,必须说清楚。”

“Sky~”

“乖,好好陪着嘟嘟,不要吓坏他,我很快回来。”

开了门,倾蓝出去了。

倾慕在房间等待结果,却什么都没有等来。

因为圣宁跟迩迩从凌冽书房离开,就直接转移到梅林小楼去了。

他们都忘记要跟倾慕汇报战果了。

圣宁心中始终牵挂着勋灿。迩迩明白她的心思,迩迩也觉得今日的事情多亏了勋灿,也觉得对不起勋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