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视频影院app官方版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而会议室里,绫清玄和易思焕相对而坐。

绫清玄一向喜欢开门见山,她将画卷直接铺在桌子上。

是那幅绫家觐见的图。

上面就有着和易思焕想象容貌的人。

易思焕看了一眼,神色淡然,“这是什么?”

白皙小巧的指尖并没有点那个人,而是点到了后面看不清面容的妖仆。

绫清玄问道:“这只妖认识吗?”

易思焕斩钉截铁,“不认识。”

“听说这是绫家千年前跟在元老身边的妖仆,拒资料显示,易家元老当时和它斩断了契约。”

绫清玄有意调查,不是什么难事。

易思焕倒是面色平静道:“家主对此人感兴趣?”

气质美女毛衣短裤白嫩美腿忧郁眼神居家写真图片

“不太感兴趣。”绫清玄微微摇头,“我只是想找它问点事。”

“我丢失了一魄,有些事记不清。”

绫清玄将另一幅画拿出来,上面是她和小狐狸。

“觉得,我们当时在做什么?”

坐在对面的男人从容稳重,显山不露水,他认真看了几眼,肃然道:“可能是,下契。”

原主千年前和小家伙下了契?

虽然有可能,但他们身上明显没有契主和妖仆的关联。

“易思焕,帮我找个人吧。”

绫清玄适当的将话题转了回去,她将那副易家元老和妖仆的画像给了他。

“我想知道,这只妖现在在哪。”

那双锐利的眼低垂着,“家主找他是想……”

不可逾越。

他能感知到家主弄死他轻而易举。

他并不怕死,只是现在还不能死。

“去吧。”

绫清玄端起面前泡好的茶,垂着眼,看不清神色。

易思焕觉得她知道些什么,可她情绪丝毫不外泄,他什么都确定不了。

眼下,家主的态度也表明,她似乎不会对他做出惩罚来。

易思焕带着担忧,沉默的往外走。

一出去,他就看见易喵喵抓着变成人形的白夙,想往他身上蹭。

“看现在人形多方便,就带我出去嘛~”

“松开!”白夙甩着它。

小奶猫没什么重量,易喵喵被甩出去,就要撞到墙上去的时候被易思焕用符纸抓到了手上。

失重的感觉没了,易喵喵心安的扬起小脑瓜,看见了易思焕那奇怪的神色。

如墨的眸子中,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还带着谴责,哀怨等情绪。

易喵喵一时之间看呆了,妖灵猫对于人类的情绪其实很敏感,只是它一直没认真看易思焕的眼睛。

这下,它瞬间有些怂的腿软在易思焕怀里了。

他干嘛突然用这种眼神看它。

搞得它像个渣猫一样。

易喵喵没再闹腾,软成一滩水似的不动弹。

白夙冷哼了声。

差点那傻猫就要拔他头发了。

他现在还记得绫清玄给他准备的生发剂呢,他这辈子绝对不会用的!

……

捉妖大会的通告已经发出。

易老给绫家三人收拾好东西就开会去了。

偌大的车厢内,只坐着三个人,妖仆都是原型,并不占位置。

骆巧儿将已经恢复的小仓鼠放在自己肩上。

她听着易喵喵咽喉水的声音,神经紧绷。

照这样下去,她和她家妖仆还没开始比赛就输了。

“喵喵,能擦擦口水吗?”骆巧儿忍不住拿出手帕想帮它擦。

不想这手伸到一半就被易思焕给截了,他娴熟的给它擦口水,顺便拿出灵食和玩具给它。

骆巧儿松了口气,摸了摸自家妖仆的小脑袋。

这大会都开始了,她家妖仆还没化形。

她有些焦急的求助绫清玄,“大小姐,我家小仓还需要多久才能化形呀?”

小仓鼠也察觉到了她的焦急,毕竟他们不是来拖后腿的。

绫清玄手上的书没停止过翻动。

她瞧了眼小仓鼠,又低下头,“今晚。”

“诶,真的吗!”骆巧儿立刻生龙活虎,抱着小仓鼠亲了好几口,“太好了,小苍。”

小仓鼠是奶茶色,被她亲了几口后有些不好意思。

“契主。”它是公的呀,公母授受不清。

骆巧儿不知道它在想什么,笑着继续研究新的符纸。

白夙懒洋洋的扫了扫尾巴,听说他要和自家饲主一起去捉妖了。

他表示拒绝,他也是妖,才不会去捉同类呢。

他此行只是想待在绫清玄身边而已。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大会现场。

车上有标志绫家,其他人看到就自主让行。

三人抱着自家妖仆朝外走着,他们脸上都戴上了符纸面具。

虽然在场都知晓他们的身份,但真实面容还是遮掩一下较好,这也是为了避免发生冲突。

易思焕和骆巧儿还好,一个是大家早就知道实力的人,一个是名不见经不传的学徒。

最让人感兴趣的,就是中间那银发少女。

面具只能露出她的眼睛和鼻唇,那双眼里的霜花刻印让人记忆深刻。

听说只有灵力高强者才能在眼眸中拥有刻印,前几辈里就有人是这样,不过到现在这个年代,拥有刻印的捉妖师越来越少。

“听说那是他们绫家的大小姐,也有可能是半个月后他们绫家的家主。”

“什么家主?绫家不是好些年没定下家主之位吗?就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继承绫家家主?”

“嘘,可小点声,没见她灵力高强吗,人家年纪小,我们也不是她的对手。”

“呵,蝼蚁们。”正在他们讨论的时候,旁边就想起了一道桀骜不驯的声音,身高体壮的男人插进他们的话,他的眼里流转的是绿色叶子的刻印。

“啧,又是庞家。”几人说了几句,立刻绕开,似乎并不想和这人有所接触。

男人目光不屑,率先看向易思焕。

就算易思焕之前和他比试赢了又如何,易思焕到现在都没有修炼出刻印,而他现在却有了。

这刻印便是实力的象征,他现在打败易思焕,易如反掌。

他刚抬起步子,就见站在中央的银发少女。

这女人就是刚刚那些嘴碎的人说的大小姐吧。他眯着眼,看见绫清玄那眸中的霜花,一股寒凉之气涌上心头,像是攥住他的心脏,无法再呼吸一丝新鲜空气。